春风吹战鼓擂你家鸢姐怕过谁

QQ群【魔道祖师乙女】:288403879中急需一个聂凶凶

你们都不宠幸一下这个群的吗?

【魔道乙女(江澄专场)】
女主人设点我头像,不喜勿进
这是个群宣,第一个群急需一个聂大,第二个急需一个江澄和蓝二
渣文笔,甜文吧?反?别想
相当于我那篇文的前提?

————————————
  “你到底想干什么?!”江澄看着对面的人儿眼中因为气恼布满了血丝,“没想干什么,你看到的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冷鸢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要冲上去抱住江澄。“魏无羡疯了要修鬼道你也疯了吗!”你怎么可以和魏无羡一起修鬼道!江澄把未说出口的半句话咽回了肚里,他深知他已经挽不回他们了,“我是疯了不是吗?江公子,那日你可是怎么说的?说我挡了你的路,现在怎么还来纠缠我?”不是的…不是的,明明知道那时他已经神志不清了可为什么吐露出来安慰他的话却成了这样,在袖子的遮挡下冷鸢的指甲早已深入了手心。
  江澄愣住了,原来当时的无心之言对她来说的伤害是那么深吗?现在竟成了寻她回去的绊脚石,他慌了彻底慌了“江公子,请以后不要再来纠缠不清了,您是江家的宗主,我?只不过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女流之辈罢了”真想撕烂我这张嘴啊…又伤了他…终于,冷鸢狠下心来拂袖而去“有缘再见啊!江公子!”

多年后,乱葬岗大围剿

  是不是把她重伤了就可以带回去了?江澄不知怎的冒出了这个想法,他看了看手中的三毒又看了看冷鸢正在与其他修士拼杀的背影沉默了。“噗!”江澄也没想到冷鸢会突然转身,一剑穿心,冷鸢的血流过了三毒流到了江澄的手上,“好烫啊”他这么想,后来江澄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拔出的三毒,怎么下令把冷鸢扔到万人坑里埋起来,怎么收的走的陈情和忘川(冷鸢的骨琵琶),怎么走出的乱葬岗……
根据江家弟子透露,那天回去后宗主用紫电破坏了大半个校场,神情和疯子没有丝毫差别。

是夜

  九曲莲亭,是她最喜欢来的地方,可物是人非只剩下江澄一人月下独酌,酒坛子铺满地都是她爱喝的剑春秋,“女孩子喜欢喝这么烈的酒干什么…你回来好不好我也你买,你要多少买多少就是了…你别走,我错了…我错了…你回来啊…除了你和莲花坞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失去的了…”。现在的江澄脆弱的和莲花坞覆灭、失去了父母和阿姐的他一样,一滴清泪划过江澄的脸庞,一声声的苦苦哀求被清风带走。
  可江澄所恋的那个曾经跟他和魏无羡一起在莲花坞里打闹过的,笑面如花的女孩不见了,是他亲手葬送了她和魏无羡,冷鸢听不到了江澄说的话也没有办法来给江澄一个温暖的拥抱了。
  如今,在这偌大的莲坞只剩下一位故人……

这是个群宣,魔道乙女的,不喜勿进
里面怎么说…缺男人,群规什么的自己去看。(PS:希望可以来个老聂)

短小的文(1)

“诶,哥。你听见没有?那边有动静。”“我的耳朵还没差到那种程度,你说会不会是有野兔在挖洞啊?”“你问我我怎么知道你说有没有可能是穿山甲呢,哥,带我去看看嘛”“好好好,哥带你去”兄妹二人随着动静摸索到了一处空地,这既没有野兔也没有什么穿山甲只有一小块地方的土在不停地耸动。

“这是什么啊,你在这等着,哥去把它逮出来。”说完他便小心翼翼地向那块走去,就在仅剩一步之遥的时候一只手突然破土而出。“啊啊啊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划破了宁静,惊飞了在林中的鸟,“有...有鬼啊!”说时迟那时快哥哥瞬间转身抄起已经傻在原地的妹妹冲出了树林丝毫不顾身后的微弱的呼喊,不知是不是那只手知道了兄妹的离去停止了摆动。

少时,那只手缩回土里不一会儿,从土里钻出来了一个女泥人(?)。

“江澄下手可真狠,要不是我死不了早就嗝屁了,把我扔出夷陵就算了,扔到大梵山附近的万人坑里也就算了,居然还往里面填土!害我爬了那么久!真是累死你奶奶了,不管了,先去买套衣服再去洗澡,真是的脏死我了......”那人一边跑一边碎碎念的到了小镇上不顾他人惊讶的眼神买了衣服后又去澡堂子洗了个澡。

在干完这些麻烦事儿之后,那人又去逛了逛小食店,再回到街上却看到了个化着吊爷妆骑驴的男性,“小兄弟有个性啊!”挺不要脸的抱着一堆吃的冲上去跳起来往那个骑驴的肩上就是一掌。

“...不对,我怎么感觉你的魂这么熟悉...你不会是?”“冷鸢?冷墨缘?小师妹!”这不喊不知道一喊吓一跳,让冷鸢一下子把手上的东西全吓得扔了,“皮皮羡...呸!师兄?”冷鸢此刻瞪大了眼睛,因为她死在魏无羡后面算是亲眼目睹了魏无羡被反噬的场景。

“小师妹,你没死?”魏无羡的一句话打断了陷入回忆的冷鸢“啊...没,死不了,你这是被献舍了?”“那当然,看看,你大师兄是不是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我看像挺唱戏的”“什么?小师妹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你最亲爱的大师兄...”

冷鸢微微一笑默不作声地握碎了刚买的玉佩,“大师兄你说什么?亲爱的什么?”这小动作被魏无羡注意到了,心虚的干笑两声“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冷鸢抬手拍了拍手上的碎屑“哦,话说大师兄你要去哪儿,带我一个呗”“去大梵山啊,来的时候听路上说大梵山有猎物所以来看看,小师妹这是打算跟着我?”

“嗯,在流落街头的时候我说过不管怎样我都会护你到你成亲那天的,而且啊...跟着大师兄有肉吃!”“好好好!上驴!咱们走着!”“诶诶!你倒是把事情的经过和原因给我说说啊!”魏无羡双腿一夹,骑着驴绕开一群人带着冷鸢向山上跑去。

    他们恰恰错过了这群人接下来的怨声载道:

    “从没见过这么霸道的!”

    “那么大一个家族的家主,用得着到这里来跟我们抢一只食魂煞?他年少的时候杀过不知道多少只了吧!”

    “唉,有什么法子。谁叫那是江澄。得罪哪位家都不能得罪江家,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江澄。收拾东西走了,自认倒霉吧!

————————————

冷鸢和阿羡不是一对儿,只是因为关系铁而忽视了性别。

因为我懒所以把原著的开头改了(不喜勿喷或进)

 “魏无羡和冷墨缘死了。大快人心!”


    乱葬岗大围剿刚刚结束,未及第二天,这个消息便插翅一般飞遍了整个修真界,比当初战火蔓延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之间,无论是世家名门,还是山野修士,人人都在议论此次由四大玄门世家联率、大大小小百家参与混战的围剿行动。


    “夷陵老祖和那个妖女死了?谁能杀他们!”


    “还能是谁。魏无羡的师弟,冷墨缘的师兄江澄大义灭亲,带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把‘乱葬岗’一锅端了。”


    “我得说,杀得好。”


    “不错,杀得好!总算是把这俩个祸害连根拔尽了。”


    “要不是云梦江氏收养栽培他俩,哪里掀得起今天这样的风浪。江家家主可是把他们当亲儿女在养,他们倒好,公然叛逃,与修真界为敌,丢尽了江家的脸,还害得江氏几乎满门惨死。什么叫忘恩负义白眼狼?这就是!”


    “江澄竟然让这二人嚣张了这么久,换了是我,当初魏某人和妖女叛逃时就不是捅他们一刀,而是直接清理门户,否则也不会做出后来那些丧心病狂之事。还讲什么同门同修青梅竹马的情面。”


    “你们哪儿道听途图说来的消息?魏无羡不是江澄杀的,江澄只是逼杀主力之一。是魏无羡自己修炼邪术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将撕咬蚕食,活活被咬碎成了齑粉。只有那个冷墨缘才是江澄杀的,一剑穿心后直接扔到那万人坑里了啊。”


    “哈哈哈哈……报应,他养的那批鬼将就像一群没拴好的疯狗到处咬人。最后咬死自己,活该!”


    “可此次围剿若不是江澄依据魏无羡和冷墨缘的弱点拟定计划,成功与否还难说呢。你们可别忘了,魏无羡手上有什么东西,当初一晚上三千多个成名修士是怎么全军覆没的。”


    “我听说不止三千,五千吧。”


    “果真丧心病狂……”


    “好在他身死之前毁掉了那妖邪之器,否则留下这东西贻害人间,更加罪孽深重。”


    “由此可见,修炼终归是非走正道不可。走邪魔歪道,一时风光无限,好像很了不起。嘿,最后什么下场?死无全尸。”


    “也不全是修炼之道害的,实在是此二人人品太差劲,天怒人怨啊。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


    身死之后,盖棺定论。所论内容大同小异,偶有微弱的异声,也立刻被压了下去。


    只是每个人的心头都压着同一个没敢说出来的念头。


    魏无羡跟冷鸢的残魂无法召唤,她的尸首也不见踪影。也就是说,找不到他们的魂魄。


    也许是在被万鬼吞噬之时俩人被一同被分食了。


    也许是逃逸了。


    若是前者,自然皆大欢喜。然而,他俩有翻天灭地、移山倒海之能,没有人怀疑这一点。若是后者,一旦他们哪日元神复位,夺舍重生,届时,修真界甚至整个人间必将迎来更加丧心病狂的报复和诅咒,陷入暗无天日和腥风血雨之中。


    将一百二十座镇山石兽压在乱葬岗顶,各大家族开始进行频繁的召魂仪式,严查夺舍,搜集各地异象,高度戒备。


    第一年,风平浪静。


    第二年,风平浪静。


    第三年,风平浪静。


    ……


    第十三年,依然风平浪静。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也许,夷陵老祖和那妖女真的神魂俱灭了。


    纵使曾翻手为云覆手雨,也终归有一日成为被翻覆的那一个。


    没有人会被永远奉在神坛之上,传说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


慎进

突如其来的脑洞?也许会随时停更也不一定,怎么说呢,这其实就是和朋友玩游戏输了的产物,文笔很差很差与原著是一线的。女主的设定因为要求会十分玛丽苏吧?不喜勿喷,不拆忘羡

姓名:冷鸢字墨缘

性别:女

外貌:及臀毫发肤白,桃花眼柳眉,眼尾上挑,睫毛长翘眼神似醉非醉。薄唇玉齿鼻梁挺拔,前凸后翘,身形偏瘦四肢修长。黑紫色衣裙,袖口及下摆绣莲

身高:一米七二

身份:神尊,因神界出意外自己那天刚好外出游玩所以没事,在拿了几件武器后封印了神界,随后以幼童形态落下修真界。力量被自我封印。

武器:追命(匕首,淬毒),佩剑:夺魂

道侣:江澄